长庚入怀

都是一些登不上台面的东西

我爱画什么画什么,何必告诉您我是什么意思呢?

【草稿流摸鱼】

拉文克劳福

(顺便学生时期的福其实挺高冷的来着【不

草稿流摸鱼,月球莫&福

P1《The Final Problem》

P2光速摸福找找手感

毫无完成度可言的草稿流摸鱼

p1是脑补的军医看到战损福以后……(我赌五先令军医会狂化【雾】)

p2想表现某缩在椅子里的大型猫科动物

不完全的旧图重发

太丑了就不污染tag了

只会摸鱼的我……

大概是观后感……?

看完的时候,已经夜深了。
注意到阳台地面格外明亮,我走到外面,不出意料地看见了一轮满月。
月光让还沉浸在电影情节中的我想起了钢琴家和军官相遇的那个夜晚,正在废墟里寻觅庇护之所的钢琴家隐约听到有琴声流淌——是贝多芬的《月光》。他侧耳倾听了一会,转身躲进了阁楼。
当罐头滚到台阶前、镜头缓慢上移的时候,我几乎要屏住呼吸!沐浴在月光中的德国军官着实令人惊艳!而他善良虔诚的灵魂更是教我生出爱慕与怜惜之情。
尽管这个故事可能强调的是在月光中演奏肖邦的钢琴家,但我仍忍不住想象那位上校独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弹奏《月光》的模样:月光笼罩着他,他闭着眼,灰尘在蓝白色的光线里游荡。月色一般优美的琴声充满了整个屋子,甚至要溢出去,流到积满雪的街上去;或者随风而上,被藏在阁楼的钢琴家听到,让流离失所的他在这样一个美丽的月夜得到一丝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