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庚入怀

都是一些登不上台面的东西

依旧是上课摸鱼

摸鱼

(话说今天是韩栋小哥哥的生日诶)

#上课摸鱼+草稿流+衣服无参考+ooc有#

超级沙雕的脑洞……


“别走!”

“……”(默默回头盯着被踩住的衣角)


前天被阿布太太的mv拉进了坑(:з」∠)_这一对实在太好磕了!

画渣伤眼&草稿流&人体废)

假的万圣节贺图

如果问我,我大概会塞一堆莫扎特球吧(等等)

上课摸鱼

旁边是没抄完的歌词(相信不用说也应该能看出来是哪首吧)

一定要在下次见面之前学会呀……

(假的见面会repo,胡言乱语,毫无逻辑,大概是全程花痴吧)

作为一个入坑超晚的假粉,我从来没有在现实中见过他们——永远都是隔着屏幕、在B站或者其他粉的微博里看到他们的身影。

因此,当他们出现在舞台上、与大家打招呼时,我依旧在怀疑这一切究竟是否是真实:我是否真的坐在台下、与他们相距不过几十米?此时此刻我真的在和他们呼吸同一片空气、分享同一种笑声?他们的声音被麦克风接受后、经线路传导、最终由音响扩散开的过程,真的是在眼下这间屋子里发生的吗?


当他们开场合唱活到爆时,我瞬间泪如泉涌。这首常常在我耳机里唱响的歌,在每个难以入眠的夜晚给我慰藉。而此刻,这首歌就在那里,在舞台的中央,从他们的口中、嗓子里、胸腔深处逸出,在每个人的耳畔诉说着“我们的欢笑,嘲笑了死神,愚弄了光阴”。

尽管受限于舞台到后排座位的距离,我依然无法触碰他们,但我看他们的视线终于没有了屏幕的阻隔。


安可的时候,我随着人群,溜到了前面。纵情生活的歌声再次响起,米一个人站在台上,底下是成片的、随着音乐挥舞的手。我站在人群之中,抬头仰望着他。

舞台侧面的灯光很亮,有些晃眼睛。可我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试图用目光在记忆中永远封存这一刻。

明天(或许应该说今天……)要给小姐姐的签绘

底层摸鱼画渣的试探

【草稿流摸鱼】

拉文克劳福

(顺便学生时期的福其实挺高冷的来着【不